集训第二十天

2016/08/30

从开始训练时的急躁,到逐步静下心来稳扎稳打,眨眼二十天过去了。每天晚上十一点半离开软件园,珍珠湾、海韵园,都不再有白天的热闹。每天看书刷题,虽是清苦,倒也乐在其中。

昨晚看到线段树(Segment Tree)一节,《挑战程序设计竞赛》的难度陡然增加(也许是前面部分自己有点基础),寥寥几句提示让人完全摸不到头脑,不少水题都要徒手画出数据结构的示意图才能理解。今日的Binary Indexed Tree亦是如此,于是又一次陷入了“极度自信—极度怀疑自我”的循环,之前的豪言壮语绝不敢再去提及。了解过无数高中进IMO,保送,大一拿下ICPC金牌的故事,有些人的作品就是我现在学习的教材,在这个领域,自己绝对是后来者,也不可能取得前辈们那样辉煌的成绩。自笑苦无楼护智,可怜铅椠竟何功。

huandaoRd1 huandaoRd2

环岛路到底是减压的最好去处,无论是在做数学还是计算机。下午五点出去跑步,三点五公里,从珍珠湾到台湾民俗村,大抵是缺乏锻炼吧,无力继续。沿滨海步道漫步而回,适逢日落,余辉照耀的大海,令人赞叹不已。路过溪头下那些破败的厂房,忍不住念叨几句“多少六朝兴废事,尽入渔樵闲话”、“山围故国周遭在,潮打空城寂寞回”······我们所追求的那些,无非是名校、大公司、高收入,无外乎名利而已,老杜所嘲讽的“尔曹身与名俱灭,不废江河万古流”,其实对于我等凡人来说,又有几人不是这样?即使是被奉为教主的楼神,在acm圈之外,也是知者甚少吧。成功不仅仅是竞赛拿个奖,申个好学校,进个大公司,甚至在某一领域小有名气,漫步海滨,沐浴海风,享受生活,又何尝不是其中之一呢?上天赐予了一个不算太烂的脑袋,为何一定要与人争个高下,而不能简单又平庸地活着?蓼屿荻花洲,掩映竹篱茅舍的生活,何令人之景慕啊。

poem

话虽如此,又哪能真的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和自己的好胜之心呢?哪怕仅仅是为了锻炼算法能力,此时也绝不该轻言放弃。速度放慢一点,找点别的教材互为参考,多做几道题练练手,总能一个点一个点地克服过去。基础差一点,智商低一点,承认差距,再逐步赶上就是。相比世上的很多事情,ACM竞赛已经相当纯粹,Online Judge对你提交的代码,只有AC和No AC两种回答,不判断你的价值观,不judge你的身份,也绝不会有那种“你看着办”的破事,基于公平规则的竞争,即使输了也是心服口服(而且相比工作写代码,至少需求不会随便更改啊)。数学亦是如此。尽力就好,不辜负自己,也不亏待自己。

Post Directory